smell and flavor

日常雜記

旅行的意義

最近又開始蠢蠢欲動想去哪裡走走,即便我已經失去放暑假的權利好幾年了。

其實也思考這個問題很久了,關於為什麼想出去旅行。

 無論在台灣或者不在台灣,通常旅行的事前計畫是很開心的,至於旅行中到底開心與否就很仰賴運氣,畢竟變數很多。姑且不論出國的部份,在台灣的旅遊經驗也是好壞參半。

但說穿了更是一種被氛圍或是心情好壞所主導的主觀印象也說不定。

所以很難解釋,我會覺得A地很有意思,去探訪的這趟很有趣;卻覺得性質接近的B地很無趣,雖然去了一趟但覺得沒有很開心。於是我只能思考到底有什麼要素會讓我覺得去到這個地方很有價值,或者說,旅行的意義所在。

首先旅行之於我的主要意義,或許最重要的一點是「安全而適宜的暫且脫離現實生活」這件事。所以若在旅程中被提醒起現實的苦澀,感覺就會特別的差。譬如說有次去宜蘭的某個地方旅行,過程中不知怎的讓我想起以前工作出差的事情,那趟旅行的餘味就壞得很徹底。這真的不是那個景點的錯,就真的是運氣不好。

暫且脫離現實生活的最有效方法是到比較遠的地方去,或許這也是我如此懷念那個我一個人環島的夏天的緣故。不過嚴格說起來只有環了半島,而且過程也相當隨意,不過至今依然懷念一個人搭著普快車在南迴鐵路上隨著夜色逐漸濃厚起來昏昏欲睡的那個回憶。

旅行開心的另一個要素是見到平常不會見到的事物,像是景點所謂的湖、河流、水庫甚至是各種古蹟建築。不過去參訪自然景點很容易被人為破壞潑冷水;而古蹟建築方面則要不保護過度、經常翻修後變得四不像,或者就是不怎麼被保護保存最終毀壞或是毀於一炬。要單純的因為這些覺得開心,其實還滿困難的。最近一次經驗大概是過年那時我弟帶我去七股某處不知名鹽田海邊的時候了。天空和鹽田倒映的顏色,在水邊飛翔的水鳥們,意外的非常美麗。

即便經常性遭遇到挫折(來自各種方面),但總是蠢蠢欲動的想著下一次要去哪裡。不只是親眼所見,親身體驗,更想置身其中自然而然的觀看、感受和融入。人生中有太多想做卻無法有所結果的事物,至少留給自己一點做夢的空間,如此才有動力再繼續下去吧。